老农家的Fish

【长得俊】小别(现实背景 甜...吧?)


.


01


林彦俊是很爱粉丝的,这点当然是没错,不论是在浴缸里还是在床上,只要静下来思考人生的时候,就会时常感恩Evanism。但是今天在机场被围到有点生气也是真的,起初是友善的互动和并行,后来随着四面八方呼出的二氧化碳越来越放肆地打在他的周围,林彦俊很难克制地压抑又烦躁起来。不过更糗的是本来脑中设定的潇洒跑路,最终变成了迷路,实在不是制霸应有的帅气行为。


终于坐上车的时候,林彦俊长抒了一口气,他打开手机,强迫症使然,除了wechat的角标,所有的app上再没有任何红点。说不上是期待,但他还是立马点开微信,意料之中,是爸妈关心起自己是否平安落地的语音消息。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心烦意乱地回到主界面,再三确认那个置顶的聊天位置并没有新的消息进来。顺便,置顶位右侧的时间记录告诉他,距离最后一次“对话”已经过去48个小时。


林彦俊把手机摔到保姆车的后座上,心情很不愉快地转头看向窗外,却只看到了窗玻璃里倒映出的自己,一脸不满。“WTF...”他低骂一声。

“怎么哦?”宝宝莹的耳朵是出了名的尖,于是从副驾驶转过头去看他,“在烦什么?”

林彦俊摇摇头,说没事,心里有点乱罢了。

经纪人自然以为是刚才机场的不愉快导致的,安慰了两句也便不再烦他。


林彦俊当然知道自己在烦什么,这两天自己旁敲侧击地故意找话题向某人示好,但是都被强行人为忽视。比如说,泰国落地以后,林彦俊第一时间抓住机会,借报平安的名义和某人发了一条“我到了”,求生欲让他不得不努力表现出乖巧。

凌晨落地,林彦俊自然以为某人还在睡觉,但是聊天界面上方的备注名,突然变成了“Typing...”,让林彦俊心里一惊。“还没睡?”林彦俊赶紧跟上一条消息。不过很可惜的是,等了很久,备注名一直只停留在“尤长靖”,再没有变成“Typing...”过罢了。


又比如高能少年团结束录制后,林彦俊思前想后又发了一条“我录完了,气有消吗?”,结果还是没有等到回复。但转眼看到香蕉的公司群里,显眼的“尤长靖”三个字正在和林超泽聊第二天考试的事情,显然是故意不回他消息,莫名又有点火大。


不过也怨不得别人。林彦俊很清楚,这可能是他认识尤长靖以来,真的惹到他生气的一次了——他真的不应该和justin他们一起在那么多工作人员面前一次又一次开尤长靖的玩笑。



02


那天和限定团工作人员聚餐本来嘻嘻哈哈地进行着,中途范丞丞看到尤长靖并没有怎么动筷子,问他为什么不吃。尤长靖笑嘻嘻说,“我是小鸟胃啊,都跟你们说了几次了。”

小鬼第一个翻了白眼,表示鸵鸟并不是小鸟。尤长靖反送了他一个白眼:“我最近真的有在瘦,你们都看不出来吗?”Justin拨浪鼓式摇头,和小鬼、范丞丞一起表示不信。

尤长靖有点无奈地撇撇嘴,欲言又止,他看向身边的林彦俊。林彦俊一边吃,一边敷衍地点头:“嗯嗯嗯,你瘦了你瘦了,八块腹肌八块腹肌。”大家一阵哄笑。

也许只有陈立农看到尤长靖紧咬的下嘴唇,所以说了一句:“长靖真的瘦了,最近都忍住没有吃。”林彦俊用余光看到尤长靖转过头冲陈立农笑了笑,然后整个饭局便再也没有听到他过一句话。


聚餐散场以后,尤长靖一路没有说话,林彦俊以为他是累了,所以只是和他并排走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Justin聊着真人版吃鸡综艺的事情。回到房间后,林彦俊一屁股坐在床边开始脱鞋,他头也不抬地对身后的人说:“你要是累了就先洗好了,我过几个小时就要去机场了,索性不睡了。”


……?

并没有等到回应,林彦俊感到奇怪地转过身去。

尤长靖站在房间门口,口罩都没有摘,一脸正经对他说:“林彦俊,我很胖这件事情,在大家面前可不可以不要再说。”

其实当下,林彦俊就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但是因为一直以来尤长靖从不care任何人的任何玩笑,所以他还是不经脑子地逗他:“怎么了…胖就是胖啊,还不让人说吼。”


不知道是那时夜已经深了,还是当时的尤长靖过于安静了,林彦俊回想这句话,觉得比以往分贝更大、更刺耳很多。和他想的有些出入,尤长靖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撒娇般地摇晃他的手臂让他闭嘴,也没有故意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等待安慰。林彦俊看得清楚,那双一直带笑的眼睛,憋得通红,最后挂上了两颗硕大的泪。


也许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尤长靖,林彦俊一时愣在原地,等他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瞥见尤长靖摔门离开的背影。

这到底是怎么了……?林彦俊下意识地追出去,但是发现走廊里已经没有尤长靖的影子。与此同时,隔壁房间里传来陈立农的声音,“长靖,怎么了哦?有事情可以和我说,你这样哭很吓人诶……”


说不上是碍于面子,还是自责到觉得并不应该立即再出现在尤长靖面前,林彦俊失魂地回到房间,把自己扔到了床上,他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感到内心仿佛失了一块。

过了一会儿,林彦俊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很混蛋。明明这几天,那个人真的都没怎么吃东西,每天都在跑步机上拼了命地锻炼,而自己非但没有鼓励他、认可他的阶段性胜利,反而还和那群小子一起逗他。林彦俊想起健身房里,尤长靖开玩笑说:“为什么就是没办法再瘦一点呢,有没有那种直接割肉的办法?痛就痛吧,我也忍了。”其实那个时候,他就该发现的,减肥的瓶颈期、网络的闲言碎语、公司的暗示和他自己的自我要求,这些通通加起来,压在尤长靖的肩上和心上,未免太重了。


“阿俊,你在里面吼?方便开个门吗?”陈立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林彦俊赶紧跑过去开。

“我是来和你说……”  “尤长靖他怎么样?”

两人面面相觑,陈立农先笑了出来:“我就是和你来说这个,他过来一句话不说就狂哭,很吓人诶。不过现在又倒在我床上睡着了,所以我今晚过来睡这边。”

“哦,这样……”林彦俊侧开身,让陈立农进房,“那我等会儿可能不和他say bye就要飞泰国了,我猜他应该也不想现在和我说话吧,那明天你记得让他开心点,他还考试呢。”

“这你放心。”陈立农点点头,“不是我说,这次真的是你不对哦。长靖真的有在瘦啦!”

林彦俊点点头,承认错误。


陈立农见林彦俊也一脸垂头丧气,于是忍不住也安慰他两句:“哎呀。安啦安啦。他只对你生气,至少也说明你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啦,不是吗?”

林彦俊斜眼看他,一直盯着看,久到陈立农后脊梁都发凉,忍不住问:“看什么啦!我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好不好!”

久违的酒窝重现江湖:“哼。你小子懂得还挺多。”

陈立农:????????


托陈立农的福,在飞往泰国的飞机上林彦俊心情还不算太差。不过还没和尤长靖好好道歉,就要小别三天,感觉还是很bad。

很重要的人。林彦俊反复在心里默念陈立农说的这五个字。



03



“Evan,醒了,到宿舍了。”宝宝莹拍了拍后座的林彦俊。

林彦俊强行动用毅力睁开眼睛,转念想到晚上就可以见到尤长靖,下车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长靖刚刚有和说我,今晚回北京的机票cancel了,改成明天回,他让我也转达你一声。”

……

“喂。你有听到我说的吗?”

“听到了。”林彦俊一把拿过行李,“你不用上去了,早点回去休息。”

什么嘛…宝宝莹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乌云感觉很躺枪,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推开房门,房间里整整齐齐的,显然是被阿姨打扫过了。

尤长靖的兔子没有被他带走,林彦俊索性坐到他的床上,一把扯过兔子耳朵,抱到怀里。这只兔子和他实在有在像的,林彦俊竟然看着看着突然笑了出来。

脑子里那个人的脸慢慢浮现了出来,林彦俊拿起手机,登了小号,麻溜地溜进了尤长靖的超话。网页上那个人还是笑嘻嘻地和粉丝打招呼,还是很暖心地祝大家考试加油,还是很完美地唱完了那首练了很久的《我恨我爱你》。


林彦俊看了一眼饭拍的时间,尤长靖离开学校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应该是回酒店了吧,他猜。

犹豫了很久,且预计并不会被理睬,但林彦俊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彩铃是Beyonce的love on top,他本身没有听过这首,但是因为给尤长靖打过太多电话,已经把这首歌倒背如流了。不过……听到这么后面还是第一次。

林彦俊想,估计是不会接了,手机已经拿开了耳边,手指快要放上挂断键。

“喂?”


有点久违的声音在最后一秒出现,林彦俊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电话那边的人倒是很不在意,语气略带傲娇:“有事吗?没事挂了。”

“喂!”林彦俊赶紧出声,“别挂。”

“……那你说,什么事。”

“……和你道歉。”


尤长靖哑口。能听到林彦俊这么直白地说要道歉实属难得,很在乎面子的他,即使犯错了也总是很难启齿道歉,总是用行动来悔过。

尤长靖自然是很早就消气了,只不过如果太早理这个人,无法显示这次到底心里有多委屈。于是只能每天强忍住回复他的欲望,装成一个酷boy的样子。而两天,已经是极限了。


“为什么道歉?”尤长靖尽量克制住笑意,努力装出高冷的样子。

“不该在知道你很辛苦减肥的前提下,还故意逗你。不应该当别人都拿你开玩笑的时候,和别人站在一边,应该站在你这一边。”

林彦俊真的很会说这种撩人心弦的话。尤长靖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尤长靖,你以后可以骂我或者打我,但是千万不要哭,也不要扭头就走。你这样我很怕。”林彦俊一字一句,说得认真。手里紧紧攥住那只兔子,生怕它会逃走一样。


半晌。尤长靖才又缓缓启唇:“怕什么?”

“怕……”

麦克风的收音很好,林彦俊的深呼吸一清二楚地传到了尤长靖的耳朵里,“怕我不再是那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你很自恋诶。”虽然是一句吐槽,但显然尤长靖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好啦。原谅你啦。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头顶的乌云终于飘开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明天才回来?”

“噢。因为要回公司一趟,好像有些安排。”

“我以为你在躲我。”

“屁嘞。我schedule很满,没空为你做调整好吗。”

“噢,那是我太闲哦?”

“我们02年的还要忙学业的好嘛,期末考和工作都不可以耽误的ok?”

……


那之后两个人聊了很久,明明只是两天没见,却又有说不完的话。

直到手机电池发出奄奄一息的声音,林彦俊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

“好了。我手机没电了,你也该睡了。”

“是哦。很晚了耶。那你要早点睡哦,录节目应该很辛苦吧。”

“还好,不累。”林彦俊笑着逗他,“想着怎么和你道歉比较累。”

“活该。”

“那我,明天等你回来。”

“嗯。晚安哦。”

“安。”


大概就是真的。

小别胜新欢吧。


Fin


评论(20)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