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家的Fish

【长得俊】无人声还(现实背景 甜)

.


献给超话桃浦万。


01


4月20日 21:00 LA练习室

——“Now I know I met an angel in person, and he looks perfect.” / Perfect Duet /


尤长靖是通过陈立农手机里拍下的视频,才看到自己在得知能翻唱Perfect Duet的时候的反应。视频里那个热泪盈眶,拉着林彦俊袖口上下乱跳,全身激动到发抖,嘴里一遍遍喊着“Oh my god”的疯子,一定不是自己。


尤长靖很想让陈立农删掉这个视频,但为时已晚,陈立农的手速是有在快的,五分钟内这则视频已经传遍Nine Percent全体成员和工作人员的各大微信群,成为人手一份的殿堂级珍品。


林彦俊也不例外,生怕陈立农会被逼撤回,赶紧一键Download到本地,才安心地开始重新欣赏起来。画面里的主角正在自己身边打电话给远方的家人,传达这个好消息。于是,林彦俊的耳朵里充斥着自升3个key的马来音,熟悉又滑稽。


说实话,林彦俊也差点兴奋到失控,当然让他兴奋的原因比起“Beyonce唱过的歌”这一点,更多的是“和尤长靖一起合唱的第一首正式作品”这个label吧。


在妈妈和妹妹的恭喜和鼓励中,尤长靖渐渐平复了心情,挂了电话以后,他把屁股向林彦俊那儿挪了挪。后者用余光瞥见一团毛茸茸的褐发慢慢靠近,自动往下沉了沉肩膀,给了那个脑袋降落的位置。


“这是真实的吗?”尤长靖呆呆地放着空问他,“居然我们能一起唱Perfect Duet.”

林彦俊心下一愣,他好像捕捉到话里的一些关键信息,一双酒窝忍不住跑出来示众。


“怎么,你不开心哦?”尤长靖见林彦俊没有回应,抬头看他。

“没有,我很开心啊。”林彦俊用手指戳戳录音歌词单上的那一行Evan Lin & Azora Chin,故意逗他,“我以为这Arzora Chin,只顾着Cover Beyonce而忘记了Evan Lin,不过好像并没有,我很欣慰。”


尤长靖的智商和兴奋度永远呈反比,他花了几秒钟理解了一下林彦俊的意思,然后翻出一个高质量的白眼,并送出一拐:“很自恋诶你!Beyonce当然是我心里永远的Top1!你不要妄想了。”


林彦俊完全不在意这种解释,心情很好地开始研究起手里的歌词。身边的人虽然早已把歌词烂熟于心,但也安静地在旁边和他一起,一行行地体会意思。


“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句吗?”

“又玩这种游戏哦?”嘴上很嫌弃这种问答,但林彦俊还是快速地又扫了一遍歌词,然后指了指最后一句。

“I don't deserve this, you look perfect tonight.”


“你怎么知道!!!”尤长靖觉得不可思议,开心得用手摇晃起林彦俊的手臂。

“因为你总是觉得自己don't deserve这个,don't deserve那个啊。”林彦俊用手指敲了一下这颗榆木脑袋,“其实你deserve everything你知不知道。”


尤长靖很擅长回怼所有逗他、开他玩笑的话,但是却很不擅长回应夸他、表扬他的话。他一时语塞,憋了半天只是弱弱地说了一句“哪有啦…”

林彦俊彻底笑开,脸上写满喜欢的意思,习惯性地揉一波卷毛:“傻傻的。”


林彦俊让尤长靖唱一遍整曲给他听,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只要遇到一首新的曲子,就一定要听尤长靖先唱一遍,好像那样才比较有安全感。尤长靖自然是很乐意,掏出自己的蓝牙耳机,share了一只给林彦俊。


只要是练歌,两个人都会严肃起来,不再你一言我一语地拌嘴,而是很认真地练习和分析起歌曲,大多数时候还是尤长靖主动提出一些处理上的想法,林彦俊往往都觉得不错。不过偶尔意见分歧时,他也表达一些自己的意见,但往往都不会被直接采纳——一切都很好说话的尤长靖,唯有在唱歌这一点上,很难弄。


以前面对这种在歌曲上各执一词的情况,他们都会拉林超泽来评评理。这个环节里没有陆定昊这枚角色,是因为林彦俊坚持抗议说陆定昊一定会因为私人情感无脑站边尤长靖,有失公正。陆定昊一直尝试申诉,但都被暴力威胁,最后只得无奈联合其他香蕉众人自封“大众评审团”给出建设性反馈,没有投票权。而现在,不仅林超泽不在,大众评审团也不在,于是陈立农在自身并不愿意淌混水的前提下,被两人强行默认为新的仲裁方,扛起站边的重大责任。


“我觉得这里应该要有渐强的处理才有层次感哦,因为这首歌本来就很平,从头到尾一直一种强度,会有点无聊诶。”尤长靖在歌词上圈圈划划,转头问林彦俊的意思。

林彦俊先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摇摇头:“可是这里渐强的意义不大啊,本来就是那种简单的小歌,弄得太复杂反而原来的感觉会跑掉。”

“唔。”尤长靖又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林彦俊说得也不无道理。


大眼瞪大眼之际,余光里一个正在喝水的陈立农突然出现,于是两个人暗搓搓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起身准备抓陈立农一问。然而高雄第一小机灵的警惕心已经被培养强大,见角落里冲出两道黑影,立刻转身撒腿就跑。

不过马拉松被动爱好者林彦俊也没在输的,一个加速就抓住落荒而逃的仲裁方,一脸得意:“跑什么哦,又不吃了你!”


“你们又要怎样啦!”被抓住的陈立农自知命运多舛,很不开心。

尤长靖立马把耳机塞到陈立农耳朵里,问他结尾段副歌部分的处理,应该如何。

陈立农虽然表面万般抵抗,但脑袋却已经诚实地跟着音乐打起节拍来,他认真地听了三四遍,最后给出了专业性的意见:“我觉得你们开心就好。这首歌我实在不熟=)”


说完陈立农闭上了眼睛,生无可恋地等待着尤长靖和林彦俊的男子双打暴击。

不过恰好这时,Justin天使般的声音从后方响起,让陈立农长抒一口气:“同志们,练习室要关门了,走吧!去吃饭了。”

听到吃饭二字,尤长靖立刻把注意力从陈立农身上撤回,二话不说把耳机从陈立农和林彦俊耳朵里无情地拔出,一溜烟回到角落里收拾东西。

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哭笑不得。


“喂。谁能帮我把他们搞起来啊!!”——一波刚平,一波又起,顺着声音找过去,范丞丞和小鬼累瘫在地板上,纵使朱正廷威逼利诱,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把他们从地上拖起来。


呵,小事一桩。林彦俊自信满满,掏出手机一个箭步走到小鬼边上:“小鬼,快起来,让我们再看一遍尤长靖发疯的视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可以!”小鬼果然很好骗,立马坐起来凑过去看视频。

“喂!!林彦俊!小鬼!范丞丞!!信不信我打死你们!”——你的好友,顺风耳尤长靖,再次进入暴力模式,预计还有五秒抵达战场。


这下地板上躺着的都起来了,刚安静下来没多久的练习室里瞬间又一次鸡飞狗跳,各种逃亡和追赶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这之中,范丞丞的咆哮显得格外凄凉和绝望:“喂!尤长靖!你滥打无辜!我什么都没看啊!!!不管我的事啊!!!”



02


4月25日 23:30  LA酒店

——“一双手被你牵着,就把人间去了烦恼;一张脸被你看着,就把人海去了音潮。”/傲红尘/


从Westlake Studio回程的路上,公司来消息说《傲红尘》的资源拿下了。刚录完Perfect Duet还沉浸在幸福感里的某些人又激动了。

“林彦俊,我要有自己的第一首歌了诶,原唱尤长靖的那种,天哪。”

“唱歌这么好听,拿到ost资源不是应该的吗?”林彦俊真实地替尤长靖感到开心,他一直相信凭尤长靖这副嗓子,这一天的到来是迟早的事情。

尤长靖一直对林彦俊放在自己身上的信心感到莫名,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觉得有能力做成的事情,林彦俊总是坚信他可以,而结果往往是林彦俊说得那样。尤长靖分析过很多次,为什么事情会按照林彦俊预言的那样发生,比如得到家里的支持,比如瘦到130斤,比如顺利出道,比如拥有自己的第一首歌。


“林彦俊你是奇异博士吗?”尤长靖一脸认真地问。

林彦俊一口水差点喷在车座后背上,没办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鬼话:“你今天是怎样,漫威主题吗?没有摄像头也要有剧本背景吗?”

尤长靖见他不解风情,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真的问了一个听上去智障才会问的问题,也便没有回嘴。


歌词和歌谱已经发到了尤长靖的邮箱,他迫不及待想打开看,却被林彦俊一把摁住:“你先睡一会吧,到酒店了再看,车子里看手机会瞎的。”

林彦俊的话是不得不听的,尤长靖不敢吭声,乖乖就范。颠簸的车厢里其实很好睡着,加上录音实在是很耗费体力,尤长靖几乎是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LA的昼夜温差很大,林彦俊赶紧脱下外套披到他身上,然后拿下摇摇欲坠的手机,轻取过抱在怀里的包,托住摇晃的脑袋搁置到自己肩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显然已经操作过很多遍。


林彦俊低头看着熟睡的尤长靖,本来烦躁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坦白来说,这几天他的内心一直很焦躁,看着队友们回国后的日程都越来越满,而自己的个人行程却还只是简单两笔,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并不是羡慕嫉妒,而是害怕落后。

他有旁敲侧击地询问公司,公司和他坦白而言所有合同上的复杂,和后续正在安排的计划,这其实让他安心不少,但是林彦俊还是忍不住有一些胡思乱想。大概是突然走红后的生活有点宛如做梦,他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很害怕如果不保持高强度的工作量,就会回到从前朝九晚五的练习生生活。

而这一切,林彦俊对尤长靖只字未提,他明白这位睡着的朋友本来就是容易操心的人,这些事情还是自己消化便好。


“长靖,到了。”

尤长靖闻声睁眼,车已经停在了酒店的地下车库,他伸了个懒腰,才发现了身上披着的衣服,和林彦俊被压麻的肩膀。

“哇。你这样我很抱歉诶。”尤长靖赶快替那人揉一揉肩膀,后者笑了笑,说了句不要紧。


两人下车坐电梯回到酒店房间,尤长靖让林彦俊先去洗澡,自己果然还是耐不住性子,跑到桌子前拿出纸笔,开始誊录起曲谱和歌词来。

一个小时后林彦俊洗完澡出来,看到尤长靖还是刚才自己进浴室时候的坐姿,背对着自己,嘴里哼哼着一些曲调,沉浸得很,便没有打扰。他轻声坐到床上,本想接着把书看完,后来又觉得书不如桌前的人好看,于是双手抱拳枕在头后,又盯着尤长靖看起来。


“喔唷。这个古风的词怎么这么难读啦。”

“这些词都是什么意思啦,是在为难马来西亚人哦!”

尤长靖嘴里不停地絮絮叨叨,根本没察觉到身后偷着笑的林彦俊。


“一双手被你牵着,就把人间去了烦恼…”

尤长靖默念起这一句来,即使不了解任何电视剧的剧情或角色,但他也能感受二三。

他突然想起在大厂每一次宣布排名的时候,林彦俊都会默默拉着他的衣袖,明明更紧张的人应该是林彦俊才对,但他反而会一直反过来给自己安心的力量。只有在他身边,心才不是没有重量地飘在那里,而是踏踏实实地跳着。


“一张脸被你看着,就把人海去了音潮…”

尤长靖没有什么特别丰富的感情经验,之前理解歌词的时候往往靠幻想,但是最近他发现,他总是特别快地找到代入感。比如这一句,就让他回到了决赛夜公布出道名单的最后那一刻,当时他已经紧张到失去了表情管理,耳边是嘈杂到令人晕眩的呐喊。

就当他觉得快要站不住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舞台对面的林彦俊,对方显然等他已久,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指朝他一勾。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尤长靖却有莫名的信心确认,那个人正看着自己,并招呼自己过去。

那一刻,尤长靖居然有点想哭,身边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所有挥舞的灯牌和黑压压的人影都不见了,他的回忆的画面里只留下那条LED屏的舞台,和舞台那头的的林彦俊。


“林彦俊……”

尤长靖愣愣地喃喃自语道。

“我在。”

腰间突然被一双手围住,熟悉的声音贴得耳畔很近。

“哇!!”尤长靖被吓了一大跳,魂飞魄散,“你不是在洗澡吗!怎么!”

“还洗澡嘞,你看看都几点了。”

尤长靖低头看手机:“怎么都凌晨三点多了!我看了这么久哦…诶,你怎么还不睡?”

“我?”林彦俊走到桌子另一边坐下,用手撑着脑袋,笑着调戏道,“我本来是打算睡了,但是看某些人对着桌子,嘴里却念念叨叨我的名字,吵得要死,根本睡不着。”


尤长靖知道这人又在开自己玩笑,鼻尖闷哼一声:“你别太得意哦,是我在尝试理解这个歌词。哼,你快去睡了啦,今天一天很累了,你刚在车上应该也没睡吧。”

“好。”林彦俊也是真的困了,轻吻爱人的脸颊,便起身准备睡了。

他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留一条缝,切断了热水壶和电视机的电源,把移动电源的亮灯面用衣服挡起来,然后才放心地钻进被子里,把头埋进枕头,闭上眼睛。



03


6月28日 23:00 北京NPC宿舍

——“我开始想念,有你在我身边。”/等待整个冬天/


三日小别(此处植入),让尤长靖回北京的步子也变快了不少。零点《傲红尘》会上线,他想要和林彦俊一起在音乐平台上听自己的歌。

尤长靖推开房门的时候,林彦俊抱着兔子在床上睡着了,尤长靖没有急着叫醒他,先把行李打开,慢慢收拾起来。


林彦俊被叮啷当啷的风铃声吵醒,他睁开眼,几日不见的心上人正提着一串海豚风铃,一脸做错事般的和他道歉:“吵醒你了哦。我在拆粉丝送的礼物,没想到是风铃诶。”

林彦俊摇摇头,掀开被子坐起来,拍了拍身边的床单,示意尤长靖坐过来。

尤长靖放下风铃,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了一眼:“等下啦,林彦俊你看!23:55了哦,还有五分钟我的新歌就要上线了啦!”

“我当然知道。”林彦俊从枕头下拿出手机,新下载的QQ音乐孤零零地呆在主界面上,没有和其他音乐软件一起,被林彦俊收纳进“MUSIC”的文件夹里。


尤长靖坐到他身边,前几天的不愉快好像完全没有发生过,两个人都没有再提。

他们就静静地看着时间从23:55,一点点变成0:00,然后急忙点进app下载。

“Crazy man,”林彦俊感叹,“才几秒钟就一万多播放量了吼?”

尤长靖得意地摇摆起来,手上忙着把音量键调到最大,急着放给林彦俊听。


漫天无边

孤帆在飘

独行无依靠

心不是一座孤岛

转念变幻

只需要一秒

天地是怀抱

爱才是心之解药

……


“好听吗?”虽然知道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尤长靖还是想亲耳听林彦俊的回答。

“好听。”林彦俊认真回答他,“尤长靖,你的声音不是解药,是毒药。”

“为什么哦。”

“你去看微博啊,粉丝都说她们死了,简直就是,无人声还。”


傲红尘一直被循环放到了第32次,尤长靖才放过了困得要死的林彦俊。他还是依依不舍地听完了第33次,看到单曲已经拿下了各种徽章和认证,心头的感恩快要溢出来。

03:18,尤长靖决定还是要发微博感谢这群为了自己熬夜刷数据的粉丝们,不过写些什么好呢……

他看了一眼睡着的林彦俊,终于低头打下那一句:

“你们都是我的心之解药。”


-FIN-


昨天磕完糖以后的激情赶工,希望没有质量太差。

谢谢大家之前的点赞,我受宠若惊QWQ!感恩大家喜欢❤️


评论(17)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