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家的Fish

艺旭 | 长得俊 | 凯源 | 昭野 | 靖苏

【长得俊】肉骨茶(现实背景 甜)

.


* 现实背景系列碎甜饼

* 肉骨茶


01


尤长靖喜欢所有他生活过的城市,他享受在陌生的城市里落脚然后生根的全过程,他觉得那是一种吸收和积累,不同的生活和文化环境造就了现在这样一个peace又多元的尤长靖。


不过在所有的城市里,尤长靖唯独对上海的感情有一些复杂。他自我安慰大概是因为自己来这里还不到两个月,人生地不熟,没有朝夕共处的老同学或是熟人,所以才有点孤单。但其实他又很清楚,上海确实和别的城市不太一样,这里的生活节奏真的太恐怖了,好像只要休息五分钟,就会有一批努力着的人把你超越——这一点都不马来西亚。


上海梅雨天的闷热是第一次体验,永远干不透彻的衣服,稍打一个哈欠就流个不停的汗,以及说变就变的晴雨预报,都让尤长靖的情绪down到谷底。今天的训练已经全部结束了,尤长靖回到宿舍,他飞快地洗了把澡,才稍微去了些身上的粘腻感。他打开空调,开了除湿,空调外机发出的隆隆声反而在安静的空间里,给了他一点安全感。尤长靖环顾了一圈空荡荡的房间,又望了一眼窗外黑沉沉的天,一场大雨马上要倒下来。


尤长靖突然意识到其实自己很少像这样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之所以说是“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他的室友林彦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宅男,虽然几乎所有时间都会呆在宿舍,但两个人一起住了一个多月以来几乎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流,每天的谈话依旧只是停留在“你用完厕所了吗?”“我关灯了哦。”这些罢了。自认为带着自来熟超强属性的尤长靖也搞不懂,为什么和这位室友熟络得这么慢。也许是因为这位室友一进门就带个耳机堵住耳朵,拿一本书遮住脸,不给自己任何搭讪的机会吧。


所以,关于林彦俊的所有信息,都是他从林超泽和陆定昊那里听来的,诸如慢热、起床气、喜欢一个人呆着、不是什么善茬、可能会被揍之类的。尤长靖知道陆定昊那家伙说的话只能信七八成,但却也记下三三两两,生怕“惹”到这位室友。


“呼——”尤长靖深呼吸一口除湿后的微凉空气,把自己交给了大床。

趁林彦俊不在,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免得他回来看书,又打扰他。



02


尤长靖的妈妈并不善于用智能手机,所以他往家里的电话,总是拨给妹妹。

视频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过于亲切的声音忘记控制了分贝,吓得尤长靖赶紧降低手机音量。

“哥!怎么有空来电话!训练完了哦?”

“嗯内。在宿舍了。”尤长靖冲妹妹开心地挥手,屏幕那头传回来镜面般的挥手画面。


“你那个木头室友不在哦?”

“喂!你轻点啦!”尤长靖条件反射般地吓了一大跳,“要是被他听到就完蛋了啦!臭小孩!老是乱说话!看来阿妈训你还不够哦!”

“你都没带耳机在开扬声器诶,所以肯定是室友不在啊,我是聪明好不好!”妹妹显然很不满意这个又怂又呆的老哥,“反倒是你!他不跟你说话你就揍他啊!空有一身肉有什么用啦!”

“喂!尤靖瑜!你不要太过分哦!”尤长靖摆出一副你再说我就揍你的表情,“我还轮不到你来管诶。阿妈呢?不在家吗?”

“阿妈和阿爸都出去了啦。就我一个人在家。”

“哦……”尤长靖翻翻白眼,故意逗他妹妹,“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啊,good night~”


“WHAT!?”视频那头的语气突然扬起,“不可以不可以,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干嘛。”尤长靖和妹妹的聊天总是不正经的,很少出现什么“重要”这种字眼,“又闯什么祸了是不是?”

“屁嘞。”尤靖瑜的表情突然暗淡,叹了一口气,“你是真的忘了哦,下周是我毕业典礼诶,我还代表我们班有演出哦,阿爸阿妈都来,你……是不是还是没有空啊?”

“唔…”尤长靖愣了一下,心里的愧疚一下子涌了出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嗯…我…”

尤长靖想找一个听上去没那么伤人的借口,可是显然他不善于说谎,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好啦,就知道你没空啦。我就问问你,走个形式,免得你说我没邀请过你。”

面对妹妹给自己铺的台阶,尤长靖觉得五味杂陈,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对妹妹的愧疚会多于对父母的,因为自己不仅没有尽到一个哥哥的责任,更是把陪伴父母的责任还放到了妹妹身上。当初自己一意孤行地异地求学,某种程度而言是扼杀了妹妹叛逆的权力,一个家里总该有一个陪在身边安稳点的孩子吧。


“小瑜。”尤长靖甚至有点哽咽,“不好意思哦,哥这次还是不能回来,这边公司请假很困难。但是我保证,你毕业典礼的演出,我一定让阿爸录下来给我看,我也一定给你买毕业礼物,好吗?”

“好啦。礼物送大一点就好了啦。”尤靖瑜努力用最大的微笑,消除自己哥哥心里的那点愧疚,“你好好训练,争取早点出道,那样就可以了。家里的事情都不用担心,我们都很好。”

尤长靖点头,自己不在的日子里,妹妹真的长大了。

“喂!尤长靖!你不会哭了吧!这样很糗诶!出去不要说是我哥哦!”

“我没有哭啦!”尤长靖胡乱地抹了两把眼睛,“我是盯屏幕太久!眼睛酸了啦!”

“你真的很不会撒谎诶,好笨哦。”妹妹的揭穿总是毫不留情。


尤长靖觉得尴尬,故意转换话题:“这几天超想家的,上海的梅雨天真的是地球上最恶心的东西了。好想吃阿妈做的肉骨茶哦,公司只有减肥餐,真的太痛苦了。”

“阿妈前几天刚刚教会我肉骨茶诶!”

“那下次回来吃你做的哦……诶?”


聊得正起兴,尤长靖突然听到门外的脚步声。

“小瑜,你等一下哦。”

尤长靖把手机扔在床上,快步过去打开房门,看到林彦俊快速离开的身影。


“诶?林彦俊吗?你去干嘛哦?”尤长靖眯起眼,确认了一下走廊里黑黑的影子是自己的室友没错,但对方并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依然快步离开。

尤长靖也习惯了林彦俊的不回复,但出于关怀的本能,还是提醒了一声:“雨马上就要倒下来了,你带伞没有啊?”

急匆匆的背影麻溜地消失在走廊尽头,尤长靖撇撇嘴,没有再管,又回到房内。

“好奇怪哦。”尤长靖忍不住和妹妹抱怨,“我那个室友啊,他都到房间门口了,又突然跑出去,也没有拿伞……”

“不用管他啦!”尤靖瑜翻了个白眼,“不说话的呆木头。”



03


尤长靖又和妹妹继续聊了一会儿,然后挂了电话。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他自己。

窗外突然一阵闷响的雷声,过了几秒,大雨就倒了下来。

落地窗外上海最繁华的静安寺,没带伞的人四处奔跑着,街边屋檐下站满了人。尤长靖用手指轻轻划过起了雾气的窗户,不知不觉写下了“加油”两个字。

他突然回过神来,觉得这实在幼稚,又赶紧用袖子把两个字擦掉,然后离开了窗边。


“砰砰砰。”有人敲门。

尤长靖一脸疑问地往门口走去,谁会敲门呢?林彦俊一直都会带钥匙才对。

保险起见,他从猫眼里看了一眼,一个浑身湿透的林彦俊让他赶紧加快了开门的动作。

“怎么淋成这样哦?”尤长靖一边问他,一边已经拐进洗手间去取了毛巾,心里叹一口气,明明有提醒你带伞啊,还真的是根木头。

林彦俊关上门,接过毛巾说了声谢谢,然后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那个…尤长靖…”

尤长靖正打算去给他拿身干净衣服,听到自己的名字,停下了动作:“怎么哦?”


林彦俊伸出手,尤长靖这才发现他手上拎着一个纸袋,已经湿得快要烂掉了。

“这个给你。”林彦俊把纸袋放在桌上,说完便脱了鞋进屋,顺手拿起放在床边的睡衣,打算洗个澡。

尤长靖确定自己应该没有听错,但还是确认了一遍方才的宾语:“给我?”

“嗯。”林彦俊甚至都没有再看他一眼,进了洗手间,挂上了门。

一秒后,花洒的声音就跟着响起。


尤长靖走到桌边,拆开纸袋,两份打包好的肉骨茶,热气腾腾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看到久违的肉骨茶,尤长靖自然是超级开心没错,但是林彦俊怎么会……

天哪。莫非是刚才讲电话的时候被他听到了吧!

尤长靖仔细想了想,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了……那……


……那那那!那自家妹妹叫他木头事情他也听到了吗?不会吧!

尤长靖瞬间坐立难安,回想着刚才还有没有什么措辞不当的地方,以便过会儿磕头认罪的时候一起主动坦白。

他好好想了很久,确定没有什么更多会引起杀身之祸的言辞了,才松了口气。


尤长靖重新审视起眼前的两碗肉骨茶来,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已经快要咧开到耳根的嘴角。一脸感动和幸福溢于言表。

“林彦俊竟然是这样的人。”他感慨道。


从小良好的家教让尤长靖并没有急着打开眼前的肉骨茶,他坐在旁边等林彦俊洗完澡——这恐怕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不过没关系。他打算和林彦俊一人一碗,毕竟人家特地去买了一趟,还淋成这个样子,实在是过意不去。

“林彦俊竟然是这样的人。”尤长靖又感慨了一遍。



04


林彦俊洗完出来的时候,以为会看到尤长靖坐在桌边满脸幸福喝汤的样子。

但是显然原封未动的两碗肉骨茶和正躺在床上看手机的尤长靖,并没有表达出任何“感动和温暖”的意思。

林彦俊怒气微升,皱着眉头走到自己床边,心情马上就要变得很差。


“你洗完了吼。”尤长靖见他从厕所出来,立马摘了耳机。

“嗯。”

“谢谢你的肉骨茶。我超级感动诶。”尤长靖从床上起身坐起,一脸真诚地对林彦俊说,“你是不是听到我打电话说想喝肉骨茶,所以冒雨去买哦?”

“也不完全是。”林彦俊看到这张笑得开心的脸,感觉生不起气来,“我也有个妹妹,我也没能去她的毕业典礼,所以我有点知道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哦。原来是这样。”尤长靖从来不知道林彦俊也有个妹妹,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很不了解这位室友。


“呃。”林彦俊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起来,“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听你讲电话,而是你知道,你和你妹妹讲电话,很嗨……”

“哈哈哈哈哈!”尤长靖很能理解林彦俊说的“很嗨”是怎么回事,他摆摆手表示没事,然后又顺势旁敲侧击地问,“你从哪里开始听到的啊。”

“就…你说你没空去毕业典礼开始……”

还好还好,不说话的呆木头这些都没有暴露,尤长靖内心十分庆幸。


“来上海以后一直很想喝肉骨茶,但是也不知道哪里有卖,而且我还有点路痴,不敢乱跑出去。总之就是很谢谢你,没想到你是这么好的人!”

林彦俊暂时不去深究何谓“没想到是这么好的人”,他只是反问一句:“那你还让他在那里变凉哦?”

“不是不是。”尤长靖赶紧解释,“我是想等你出来一起…我阿妈跟我说,不能一个人吃独食,会吃坏肚子的。”

林彦俊被这个很没有科学依据的理由逗笑。

而且他本来就没有打算给自己留一份,因为根据这一个多月来对室友的默默观察,他对室友的食量也是略知一二的。


“你笑起来很好看诶。为什么不常笑。”

林彦俊很少听到这么直白的夸赞,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复,最后只是匆忙的说了一句“是吗?”

“是啊。”尤长靖手上拆着包装,嘴上也没停下,“害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冷酷的boy。”


尤长靖先把第一碗端给了林彦俊,后者接过说了声谢谢。

“我们以后就不要这么生分了吧。”尤长靖很怕今天的林彦俊一觉睡醒之后又回到从前,赶紧急着建立宿舍新秩序,“不需要说谢谢什么的。”

“该说的还是要说。不过我知道了。”

尤长靖这才放心,终于喝下第一口肉骨茶:“哇!很不错诶!虽然和阿妈做的不能比,但是也算很正宗了哦。”


林彦俊对尤长靖的反应感到满意,话也不自觉地多起来:“我之前在广东读书,那里有很多马来人开的小食店,所以也喝的比较多。”

“这样啊。”尤长靖点点头,“所以你怎么找到这家的哦?”

“之前休息天被林定昊拉去商场转的时候发现的。”


“林…林定昊?”

“哦…陆定昊?”

尤长靖差点被肉骨茶呛死,他很不道德地笑了出来,“你们不是认识很久了吗,你怎么连他名字都记不住!”

“他名字很难记。”林彦俊给了一个无敌的理由。

“那你其他人名字都有记住吗?林超泽之类的……”

“这些都有。你的名字很有意思,很好记。”

经常会有这种评价,所以尤长靖总是会笑着回复说:“嗯,阿妈起的,很有文化吧。”



05


后来他们又聊了很久。

从各自的妹妹聊到家庭,从各自的经历聊到未来。

尤长靖才发现他和林彦俊有很多人生交集,也才知道林彦俊是可以一次性说很多话的。


所以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尤长靖还深深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怀念那两碗拉近他和林彦俊的肉骨茶。

怀念那个…话很少的林彦俊。


Fin


之前的链接请走:

  1. 小别

  2. 谁追谁辩论赛

  3. 无人声还

爱你们哦❤️

评论 ( 12 )
热度 ( 263 )

© 老农家的Fish | Powered by LOFTER